司机状告滴滴封号 最终只获赔1万元

  • 时间:
  • 浏览:0

近日,有消息称,一位网约车司机状告滴滴封号,将会滴滴公司无故封号对其造成了损失,最终,法院判决滴滴公司赔偿林师傅损失1万元。

根据案件资料显示,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3月16日,林师傅与某公司签订一份《融资租赁合同》,约定林师傅承租一千公里汽车用于网约车运营,租赁期限为36个月,首付款1元,按月支付每月租金8092元,林师傅向某公司支付保证金2万元。

这份合同中还提到,保证金在租赁期满扣除林师傅拖欠的款项后一个工作日内取消;若林师傅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应付的月租金及或多或少费用,公司有权提前终止合同,控制并取消车辆,要求林师傅缴纳违约金。

同日,林师傅还与某公司签订了一份《咨询服务协议》,约定某公司针对林师傅,将通过滴滴平台提供网约车运输的或多或少免费服务,服务期限为2另一个 月。

2018年3月23日,滴滴公司为林师傅开通了网约车账号。林师傅开着从某公司租的车,通过滴滴平台成为网约车司机。

2018年7月9日,滴滴公司以林师傅未按要求提供相关材料为由,将林师傅的网约车账号封禁。被封停账号后,林师傅与滴滴公司沟通解封事宜未果,某公司要求林师傅承担封号后拖欠租金及逾期违约金的责任。

2018年9月13日,林师傅将某公司、滴滴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解除《融资租赁合同》《咨询服务协议》,取消保证金、赔偿损失等。

一审庭审中,林师傅与某公司确认林师傅从2018年8月起之前 开始欠交租金,某公司于2018年8月21日强行取消涉案车辆。

一审法院认为,林师傅与某公司签订的合同关系已解除,某公司应取消林师傅保证金2万元,扣除林师傅同意抵扣的拖欠的租金及逾期交租违约金,仍应向林师傅取消1万余元。

关于林师傅主张要求滴滴公司、某公司赔偿收入损失,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判滴滴赔偿1万元

林师傅不服一审判决向深圳中院提起上诉,称拖欠租金及逾期违约系由滴滴公司封号行为所原应,不应由他承担;滴滴公司无故封停的行为,不仅侵犯了林师傅作为网约车司机从事网约车运营的民事权益,还侵犯了林师傅的劳动就业权,应赔偿损失。

林师傅请求法院取消一审判决,改判滴滴公司赔偿林师傅自2018年7月6日起至退车之日止的正常收入,正常收入为每日625元,计算至2019年2月13日林师傅找到工作止,共13余万元。

庭审资料显示,滴滴公司提交的公证书显示,2018年7月31日,公证下载滴滴软件并注册,服务标准及违约责任约定记载及平台用户规则。滴滴公司主张林师傅注册时通过点击同意的法律土办法与滴滴公司提前大选上述协议,用户规则第二章第2.1条约定了车主有犯罪记录或达到犯罪标准的,包括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暴力犯罪以及或多或少犯罪行为,永久停止服务。林师傅确认他曾有信用卡犯罪记录。

二审法院认为,滴滴提交的平台用户规则和专快车服务公司合作 的公证时间为林师傅注册之前 ,要能了充分证明在林师傅注册时点击确认的版本即为公证确认的版本,法院不予支持。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法律土办法》中,对网约车驾驶员限定的条件包括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法院认为,这并未扩大到所有有犯罪记录的均要能了从事网约车服务,滴滴公司取消林师傅的账户不足合同和法律土办法,应对相应损失作出赔偿。

林师傅主张他损失为封号之日起至退车之日止的正常收入,法院认为,他主张的每日625元收入还应扣除支出的油费等成本;在滴滴公司封号后,林师傅也应积极找寻新的工作将会,减少损失的扩大。

法院鉴于林师傅基于对滴滴公司的信任,租赁车辆投入运营,损失客观居于,法院酌定因滴滴公司取消账户造成林师傅的损失为1万元,滴滴公司应予赔偿。

2019年8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取消一审判决,判滴滴公司赔偿林师傅1万元,驳回林师傅或多或少诉讼请求。